人物研究

有谁记得陈独秀?

陈独秀墓静静地坐落在安庆城北的一处山坡上。陈在中共建党中的作用,远超目前躺在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说陈独秀一个人创立了中共,似乎有些夸张。但两人所享有的死后爱容却是天壤之别。毛在北京骄傲地躺在水晶棺材里,受万人仰慕,但有多少人知道陈独秀的墓在安庆?顺龙山路一路向北。出收费站后左转进入乡间小路。然后转身,转身。当路越来越窄,人越来越少,你几乎失去方向感的时候,陈独秀墓地就到了。没有门,一扇简单的自动伸缩门挡住了马路,只剩下一车宽的马路,而且是收费站的大门。 20元的门票在这方面比毛泽东的地位高很多。毛在北京可以自由参观。花园的东部是墓地。入口处有拱门。牌坊对面是一组名为“雷霆”的浮雕,展示了陈独秀在五四前后对中国革命的贡献。这组浮雕与墓地尽头的墓室相呼应。牌坊东侧立独秀园建时捐献碑。只要捐出300元,碑上就可以刻上捐献者的名字。安庆人真是淡定,即便如此,上面出现的名字也不多。过了牌坊,墓道尽头是陈独秀铜像。陈独秀双腿分开,左手叉腰,右手拿着卷轴,头微微向左倾斜(陈独秀的历史问题是中共认定的“右倾”,雕塑家还有别的意思吗?),用严肃的表情和坚定的眼神期待着。青铜雕像黑色然而,铜像的头部、肩膀,以及胯上的西装,都被厚厚的白色石粉覆盖。不协调和荒谬。欣赏完铜像底座上“陈独秀”三个苍劲飘逸的大字后,王羲之继续前行。雕像背后,主轴东侧,是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创刊第一期封面的刻字,对后来的许多中共领导人产生了影响,任何刊物都达不到。现在。包括陈独秀在内的本期投稿人的名字,在当时的中国都被听到了。继续前行,绕过纪念池,就到了埋葬陈独秀和原妻的墓地。陵墓朝南,在一个低矮的两层平台上。墓顶用白色大理石盖成半圆形。墓碑上镌刻欧阳询楷书鎏金七字“陈独秀先生墓”。纪念碑前没有鲜花,什么都没有。墓后及左右两侧种有松树和枞树。站在墓前向南望去,感觉整个墓地陷入了一片洼地,远处的山丘和树木大多在朦胧的灰雾中若隐若现。快到中午了,初冬的太阳依旧散发着慵懒的光芒,就像雾中的一股淫荡的力量。墓地在轰鸣声和炮火声之间很安静,但墓地西侧的家门前,几名农妇大声的开玩笑,并没有让墓地显得压抑。想想紫金山上的孙中山,想想头枕京城的毛泽东。他也是对中国影响巨大的历史人物,但死后的待遇,借用范伟的话:差距怎么这么大?墓地不大,参观完没多久,就来到了陈独秀生平馆。也许她急着吃午饭。解说员语速很快,没有提前准备,很难跟上她的节奏。但听到陈独秀的爷爷预言他不是龙就是蛇,陈独秀最终成为觉醒中国的龙后,我不禁想:这是什么龙?不管他生前的荣光,谈所谓风水的中国人,最清楚龙死后应该埋在哪里。是“4月12日”后被国民党杀害的中共党员。)可能是不得已才选择与原妻葬在山坡上或山脚下大龙山的。然而,陈独秀创办的政党掌权后,他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反而差点从坟墓中消失。虽然陈独秀在中共所谓的错误随着政治环境的变化而逐渐被平反,但他在异世界的居住环境正在改善。但这些改进是地下陈独秀想要的吗?陈独秀晚年穷困潦倒,也能拒绝蒋介石的援助,他又怎会在意后辈的赏赐,几乎是施舍?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对自己墓地的改良,就像墓后大龙山脉中的这座山,终日“轰隆隆”的轰炸这座山的声音,已经切断了整座山。走到一半,白色的半边山峰突然出现。我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陈独秀的坟墓将没有地方支撑坡脚。寒冷的北风呼啸而过。又或许这就是陈独秀想要的?整天炸山的声音,不是我们认为他的后裔和乡亲们打扰和鄙视他的,而是陈独秀每天安排的“雷声”艺术展?但是这个节目能有多少观众呢?门克罗雀的墓地里,只有几个人。他们大多是像我这样接近中年或已经中年或老年的人。有多少年轻人会到这个没有公交车的地方去听他们说话,他们会被白灰覆盖。” “雷”?望着每次炮火后山上腾起的浓烟,心想,说不定哪天,陈独秀高傲地站着一卷书,抖落尘土,张开双脚,高喊科学民主的口号,再登船,往东走,跑,打电话。按照他的性格,他并不在意家乡人平日的冷落,也不介意背靠在自己身后的龙山被轰炸,水泥做的,他心目中的是祖国,他同情的是老百姓。在动荡的世界里,陈独秀是革命者而不是政治家,陈独秀是龙而不是政治家。像我这辈子的虫,能关在安庆城北的十里铺吗?生前被囚五次,死后不能安息;早年各种诽谤,晚年饱受贫穷和疾病之苦;他相信我早年学说,晚年否认;这就是我在展厅看到的陈独秀人生的起起落落,以及回国后翻阅文件后的跌宕起伏。陈独秀的认知,历来都是在中学历史课本中介绍的。现在有幸来到安庆,有幸参观了陈独秀先生的墓。我不敢说我​​明白,但我有更多的尊重。陈独秀是学者、书法家、先知、战士,但他不是需要毁灭人类的政治家。他倔强傲慢的性格和高贵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注定了他生前和死后的争议。纵观陈独秀墓地的设计资料介绍,包括浮雕、牌坊、铜像、雕刻、墓葬、树木、池塘等,充满了神秘莫测的人物和概念,蕴含着所谓的象征意义,但如果陈独秀知道地下,这些真的是他想要的吗?以他的性格,这些绝对是他不屑的。陈独秀是否还有被今天的政客利用的价值,还是那些政客有良心,真想恢复陈独秀原本的历史面貌,让人们回忆和珍惜?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这么神秘?陈独秀喜欢书法,但中国没有人,他能不能给自己的铜像和墓碑题字,或者迎合王羲之先生行书和欧阳询行书的爱好,放在碑上,所以他在地下无事可做。 ?如果不能给他坚强的性格应得的荣誉,其实还不如给他安宁。让他像墓旁农舍和农田里的农夫一样,在枪声的间隙中寻求安宁。只是一知半解,才知道沿河的客船已经停航了。提醒独秀先生在宣扬“民主”之前先抖擞灰尘,宣扬自己绝对具有前瞻性和预见性。 “其实,所谓民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没有区别。民主是推动人类历史进步的一面理想旗帜,它鼓励被压迫者实现自己的目标。”正义在争取自由和解放的斗争中的地位。所以,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如果没有反对党,没有言论自由等措施,必然会走向威权主义。”不要忘记换乘其他交通工具。

有谁记得陈独秀?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