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程秀生:国内高油价时代终将到来

7月22日,记者就国际油价、国内成品油价格等问题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局局长程秀生。 程修生表示,随着中国对石油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高油价的时代终将到来。 他还建议,国内成品油价格政策要理顺与汽车产业政策的关系。 《华夏时报》:您如何看待当前国际油价的波动盘整? 当前的国际油价能否反映供需关系? 程秀生:近期国际油价大范围波动有所调整,主要是上半年石油供需关系变化较快。 然而,金融危机影响了亚洲的力量,国际油价一度跌至30多美元。 目前,亚洲经济率先复苏迹象带来的需求回升,也是近期国际油价震荡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由于国际金融资本的力量对国际油价的影响非常大,虽然国际油价仍能以大趋势反映供需关系,但短期大波动受金融资本影响更为明显。 《华夏时报》:您如何看待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一涨一跌”? 程秀生:去年9月以来,国际油价受金融危机影响大幅下跌。 到去年底,成品油定价机制与国际油价的接轨逐步开始发挥作用。 然而,“多起起伏伏”的客观事实依然存在,其背后的原因是历史因素。 由于我国国内石油生产近十年来没有取得新的突破,使得能够满足1990年代以来石油需求的强劲增长,只能依靠扩大从国际石油市场进口。 但是,为了避免高油价对人民生活和GDP发展的影响,中国政府一直采取政府补贴的低油价政策。 可以说,在上一轮国际油价从每桶20多美元飙升至150美元的过程中,由于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50%,中国政府在进口方面的花费要大得多。 油比油。 价格上涨产生的费用。 算一算,中国为进口石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由于国际油价瞬息万变,而中国原油交易主要来自现货市场,无法准确计算中国为国际油价飙升付出的具体数字。 目前,中国原油进口量约为2亿吨。 从最开始的50美元/桶左右,上涨到近150美元/桶,涨幅超过100美元/桶,这意味着中国在原油进口成本上多花了上万亿元。 政府现在“多起多落”,是因为过去成品油价格明显低于国际市场,而中国对成品油的需求明显强于国际市场。 政府正试图改变这种由政府补贴的油价。 现状。 《华夏时报》:政府对成品油定价的政策导向是什么? 您认为国内成品油价格会全面放开吗? 程秀生:政府现在可以目前正在考虑的油价政策大致分为三类。 一是控制国内市场油价,新增进口得到国家补贴; 二是在条件合适时逐步放开油价,使其与国际油价接轨,让消费者为增加的石油需求买单; 一是通过政府控制的高油价来缓和国内石油需求的增长。 目前,政府希望从补贴油价走向放开油价,但中间有一个过程,因此出现了目前与国际油价间接挂钩的成品油定价机制。 事实上,目前的条件更适合放开成品油价格。 金融危机爆发前,油价一直在100美元/桶,放开油价绝对不合适。 否则,国内成品油价格暴涨,消费者难以承受。 但当时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的倒挂,反映出政府采取财政收入补贴高油价、补贴消费者和石油企业的油价定价机制,是因为国内消费者承受能力不强。 系统越扭曲。 政府当前的政策趋势是尽快改变以往为高油价不断缴纳高额学费的政策,另一方面要综合考虑国内承受能力,不断花费巨额财政资金。 收入补贴国内成品油价格政策。 这也意味着,在中国石油需求旺盛的背景下,开放市场必然导致高油价,但难免会通过高油价压制国内石油需求,让消费者从自身判断承受油价的能力。 他们自己的收入水平,从而决定了其对石油的需求。 《华夏时报》:您能否分析一下为什么政府仍然控制成品油价格,拒绝借机开放市场? 程秀生:这背后反映的深层矛盾其实是成品油价格机制与汽车产业政策的矛盾。 在中国目前的收入水平下,国际油价居高不下,国内石油资源相对有限,但目前的汽车产业政策一直在鼓励汽油车销量大幅增长,即使是在欧美几乎无法运营的情况下 金融危机以来的汽车行业。 ,中国汽车市场依然欣欣向荣,热销。 这是中国政府应该深刻思考的问题。 当前的汽车工业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支柱产业。 政府继续通过汽车产业政策鼓励消费者购买汽车和石油。 中国国情。 中国人民的工资水平和个人收入是否真的达到了燃油汽车可以普及的水平,中国政府有这么多的公共财政资源对汽车消费的增加给予优惠的油价政策吗? 同时,中国的汽车产业政策是否应该鼓励其他能源类型的汽车,而不是汽油车。

程秀生:国内高油价时代终将到来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