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研究

“散文”漫议(转载)

1.由于经历不同,知识积累不同,生活水平不同,作家的作文形式和内容也不同。这也构成了散文创作的多样性。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写大的文化散文,短的漂亮的散文,或哲学的散文。不能说能写文化散文的人是大手笔,写短文的人是小能手。有一段时间,写家庭生活琐事的“小女人”因为有损散文形象而受到严厉批评。散文应该是什么样的形象?批的结果就是这些小女人的书卖得更多,读者也买。这也和批评余秋雨一样。散文界想把一切都排挤出去,只关紧门,只会造成观众稀少。事实上,散文之门并不是个人意志可以严守的东西。社会在发展,文学会越来越局促吗?现在还有一个现象——这种现象会频繁出现,这是正常现象,有些自以为超前的人,把前面所有的文章都当成传统写法,只认为自己的(或者自己发现的)是一个先锋。或许这些作品确实是开创性的、新鲜的、具有启发性的,但回过头来看,我们会发现,当散文没有变化和发展的时候? “新生代”什么时候出现,“晚生代”出现在新生代之后,而……一代出现在晚生代之后。可以说后者总是比前者好,但不一定说前者一点都不好。我们提倡新的快乐的开拓散文,但不要忘记让散文变得伟大建筑的厚实基础。先锋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不可能是海市蜃楼,或者是海市蜃楼,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散文的多样性由作者的多样性创造,多样性不拘一格,多样性构成多彩。 2.细又短的美文写作中的“细而短”这两个字非常做作。它们既简短又精确。确实不容易操作。许多精明的人写了长篇文章,谈论事件、感受和过程。只要整体把握好,成功率还是不低的。最短的诗、最短的小说也是最难写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难处,写了长篇小说和长诗。其中一些是混乱和麻烦的。就像穿了一件长袍,袍子上的任何不足,无论是身上还是衣服上,都会被掩盖。舞台上的魔术师甚至将大小不一的瓶子藏在自己的袍子里。让人感受到长袍的美丽。长袍短了,变成了一件小外套,不经意间就会露出一些“小”,更难换点什么。选美比赛的舞台上都有泳装,就是为了让丑陋无法掩饰,让美丽展现出来。撰写短文的作家可以应对挑战。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克服了这个困难并取得了成功。成功的是智者。别说十八门武功都掌握了,至少在其他行业都修炼过。例如,许多大师来自诗歌和小说的世界。这样的大师越多,就越有利于散文的发展。关于短文和美文的概念一直存在这样的争论。我们所说的短小精悍的散文,与以往纯抒情散文不同。如果你用品味来攻击抒情散文,你可能会越来越感受到“抒情”的局限。看了或写了十几篇文章,自然会觉得无聊。纯粹的抒情不是散文的方向。时代在变,社会在发展,散文也在发展。如果只把抒情散文放在短文优美的篮子里,那篮子就不会出彩。接受人生散文、哲理散文、读书笔记的理由是:一是作者善用文字,语言生动灵动,幽默风趣;第二,作者对问题的把握和总结往往让人赞不绝口;三、题材新颖,让人胃口大开,读起来容易怀疑。关于散文的灵性,还有一种说法。生活必须有信念支持。这种信念应该体现在散文中,由此产生的人生哲学和信念应该具有精神内涵。精神是散文的骨头。智力最能体现一个人的聪明才智。这种智慧就是用词的灵巧,生活观察的透彻,感情碰撞的灵巧。所以把握题材有独特的视角,整体散在一点点。然后是文化的意义。一场以“故宫”为主题的时装秀,在时尚中体现了中国宫廷文化。当然,我们散文的文化气息也不必如此张扬。尤其是在短而优美的散文写作中,文化韵味往往弥漫在字里行间,如优雅的酒吧,静谧温暖的色彩,烟雾缭绕的音乐,令人陶醉。本文味道的流动和包容体现了作者的精神气质,拒绝虚伪的东西。在追求写作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有一个过程。有的人的过程很长,爬了很久都没爬上坡,有的人一下子就爬到了坡顶。这里有侥幸,有被人发现、被淘汰的机会,但更多的是自己创造的必然。 3、前段时间去了大别山,在去许世友将军墓地的路上,看到一些孩子在卖鞭炮给路人。我问一个六岁的孩子为什么要买鞭炮。 “因为徐将军爱热闹!”当他接近墓地时,他听到了鞭炮声。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去看沉从文的情景。他还是个孩子。他举起刚刚摘下的野花,道:“送些花给沉爷爷。”沉从文墓前,堆满了小国花。至于西湖边的苏小小墓,游客居然拿了硬币粘在圆形墓穴的顶部。那些钱币很难粘,一个个从坟墓里掉下来。苏小小看重的不是钱,而是爱。一个将军、一个文人、一个艺妓,有着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气质,不约而同地影响着人们理解和表达的方式。当你想到它时,它有很深的含义。只要树立好人生观,散文就会在不经意间慢慢降临。作家贾平凹的书画很受大家欢迎,能入手其中一件不胜荣幸。据说在一次文艺活动中,某位绅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问老贾,老贾只是笑着说:“是啊是啊。”如果你再强调,他仍然是“是的,是的”。结果是当时没有结果,后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了。这么多人,大家都想要一张照片,老贾怎么办。此外,向名人求字,花钱买毛笔,也是对他人劳动的尊重。一方面,老贾采光,收割文学的秋天。另一方面,他要在墨海中掀起波澜,努力跨越艺术的彼岸。他怎么能照顾一群人来完成要求的订单。同意,不知所措,不同意和冒犯他人。对于这些明星来说,真的很尴尬。贾平凹用“对对对”,妙不可言。是的,没错,承认你的要求是正确的,但是关于是否以及何时可以实施,并没有实质性的结论。后来才知道,这个“权利”是关中的一种口语,并不是老贾发明的。在我的出生地还有一种口语,就是“周”,你听了也不错。不管是你的建议,还是你说的话,“哲”字也应该回应你。这与另一个地方的“是”大致相同。中原人讲“中”。这好不好。好的方面是你说的在中间,如果不是在中间,就很清楚了。不好的是它直走,没有缓冲。

“散文”漫议(转载)已关闭评论